广角镜
广角镜

戈恩是谁?日本为什么对他恨之入骨?

发表于 2020-01-02 15:14

  来源:瞭望智库

  这两天,朋友圈被一个叫戈恩的人刷了屏——

  此人藏身乐器盒、假护照出境、私人飞机转运,从日本胜利大逃亡后,还公开声称,“我现在身在黎巴嫩。我没有逃避正义,而是从不公正和政治迫害中解脱出来。”

  “大逃亡”后,日本媒体非常愤慨。

  《读卖新闻》称这是胆小鬼行为,是对日本司法制度的公然嘲笑,戈恩跑了也失去了证明清白的机会。

  日本检方则宣布没收戈恩此前缴纳的1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700万元)保释金。

  一个曾拯救了日本国宝级汽车企业的人,一个曾被日本上下尊敬有加多年的人,为何最终被如此憎恨?

  这是现实版的“农夫与蛇”吗?

  出生于巴西的黎巴嫩裔法国人卡洛斯·戈恩,在日本是个传奇。

  明仁天皇曾给他颁发蓝绶褒章;时任首相的小泉纯一郎曾模仿他,提出“无限制的构造改革”构想。还有些日本人称他为当代的马修-佩里(曾用坚船利炮轰开日本国门,并使日本从此走上维新之路的美国人),更有甚者视他为民族英雄。

  这都源于他曾力挽狂澜,将“日本的骄傲”—日产汽车从濒临破产的死亡线拉回。一系列组合拳使其三年盈亏平衡,经营实现了V字型的复活,超过十万名日产员工避免失业。

  功绩如此骄人,缘何又落到现在这个田地?

  这一切都要从日产公司的辉煌和没落说起。

  1、日产告急

  “日产”,顾名思义,日本的国产汽车,这个成立于1933年的品牌在日本人心里分量太重,被视为“日本人的骄傲”。

  “二战”期间,日产是日本军方最大的军车供应商,为此开拓了皮卡生产线。1952年日产跟英国的奥斯汀公司开始技术合作,借助外力后,发展势头更是一路高歌,不仅开发出“DATSUN”210型轿车,还在1959年开发出了名声大噪的蓝鸟1000和蓝鸟5000两款车型。

  上世纪70年代,全球接连遭遇两次石油危机,高油耗的美国汽车惨遭冷落,价格低廉又省油的日本汽车趁势崛起,日产此前就默默深耕海外汽车市场,就此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出口商,业务范围覆盖五大洲。

  坐拥辉煌战绩的日产,慢慢开始膨胀,在90年代提出“901计划”——“90年代,世界第一”。

  在这个计划的感召下,日产倾其所有研发技术,期间的确研发出了很多的先进技术和优秀车型,比如号称“东瀛战神”的GTR,第七代、第八代公爵等。

  1990年,全球原油从每桶14美元,直接暴涨到40美元。油价上涨,使得市场对于汽车的需求也从追求高新技术、动力强劲转成空间大、省油。

  同年,日本国土交通省又规定在日本销售的量产车最高功率不得超过280马力,这对热衷于开发高性能、大马力的日产无疑是当头一棒。

  环境萧条,日本的各个汽车商都在求变。

  丰田依靠海外市场和良好的口碑一直保持着不错的势头。本田则在泡沫经济中寻得新的契机,大力推广物美价廉的轻型自动车颇受好评,一举超过日产成为业界第二。

  但此刻的日产却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决定,继续当技术宅,不顺应市场需求,不搞改款车型研发,反而减少产量。于是乎,其高端路线最终被泡沫经济崩溃冲击得一败涂地。

  到了90年代末期,日产在日本国内销售46款车型,只有3款盈利,连续亏损7年,负债将近200亿美元。日产的主要合作银行——富士银行,也在金融危机中自顾不暇,哪里还有钱帮忙。虽然日本政府也曾经给日产提供过850亿日元的贷款,希望帮日产走出困境,但依然是杯水车薪。

  一系列连锁的失败让日产在日本三大汽车厂商排到最末尾,濒临破产,信用评级降级。其国内市场占有率从最高时的74%跌至1998年的不足20%,海外市场占有率不到5%,银行和通产省都已准备“放弃治疗”。

  没办法,只有一条路可走——卖身自救。

  但烫手的山芋哪有那么容易甩出去。

  找老伙伴福特,福特说,刚买了马自达,没有闲钱。找克莱斯勒,没有下文。

  这时,“救世主”雷诺来了。

  法国雷诺汽车的最大股东是法国政府,法国认为和日产合作有助于推动国家经济和雇佣的发展,而日本通产省也找不到合适的处理日产的方法,一旦日产破产带来的损失也不可估量。

  所以在两个国家政府的推动下,雷诺和日产达成协议。最终雷诺花了54亿美金,收购了日产36.8%的股份,并要求双方交叉持股。

  不过,这笔收购案中雷诺只对日产进行股份收购,并不收购日产的债务。这也使两家公司在业务运作和财务管理上保留了相对独立性。

  在雷诺看来,之所以愿意收购萎靡不振的日产,除了国家推动,还有以下三点考量:

  一是日产具备完善的全球产业布局,其在世界17个国家拥有21个制造中心,年产总量达到240万辆汽车,并在全球191个国家和地区销售汽车。日产还拥有堪称世界一流的技术和研发中心,当时被车界称作“技术日产”。

  二是两家公司的优势市场不同,雷诺主攻欧洲(85%)、南美、北非和中东市场,而日产则在亚洲、澳洲、中北美和非洲占据相当地位。

  三是雷诺中有高人,那就是戈恩。

  2、戈恩降临

  可以说,临危受命一直就伴随着戈恩。

  1978年,戈恩加入米其林集团公司。就在不久后的第二次石油危机中,戈恩远赴巴西。他用了18年的时间,盘活了负债累累的米其林巴西分公司,还将其塑造为米其林集团盈利能力最强的分公司。

  “成本杀手”自此江湖成名。

  此后戈恩又拯救了成立于1898年的雷诺。

  雷诺公司由法国政府掌握其44%股权,属于半国营。长期的官办性质让雷诺的产品和市场份额都很羸弱。1997年雷诺刚刚遭遇破产危机,戈恩进入后成为执行副总裁,负责企业内最重要的采购、生产和研发。他通过削减开支,关闭出现巨额赤字的比利时工厂,积极扩展欧洲市场。在砍掉15亿美元的成本后,“成本杀手”戈恩又一次众人皆知。

  面对日产,戈恩的第一个动作就是降低两个公司的融合“成本”。

  他强调雷诺和日产携手,是结盟非收购,这让日产内部和日本民众的品牌尊严和爱国情结得到了安抚,减少了不必要的对立情绪。

  此后,戈恩重操拿手好戏,提出日产复兴计划——整合资源,削减成本,重新盈利,最终消灭债务。

  日产当时各种零件材料供应商加起来有1145家,采购成本已高达汽车制造厂60%的成本。而戈恩从价格、质量、物流等多方面比较雷诺和日产各自的供应商资源,最终每个端口都选择成本最低的那家,对原来臃肿的供应商体系,进行了大幅度的缩减,这一个举措就将供应商数量砍掉一半,减到600家。

  日产工厂的年产量为240万辆,但由于生产水平参差不齐出厂时只有128万辆,产能使用率竟只有53%。戈恩大刀阔斧地关闭工厂的同时,推进双方共享产品设计、产品零部件和生产平台。

  传统日本企业讲究“年功序列”,大致相当于中国的论资排辈以及终身雇佣,不少员工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新的任用标准则是能力至上。日产原来全球共有148000名员工,到2002年裁掉21000个职位,相当于原先数量的14%。

  最终,日产奇迹般地提前完成了预定目标——

  2000年盈利27亿美元;

  2001年盈利29.7亿美元,债务缩小至30亿美元,工厂运转率提高到75%。

  2002年赢利提升至32亿美元。

  2003赢利突破49亿美元。雷诺和日产在全球销量达到535万辆,占有国际市场9.3%的份额,跃居世界汽车制造集团第五位、日本汽车制造集团第二位。

  也就是在这一年,日产偿还完了所有负债。

  3、风光无限

  缓过劲来的日产又有余力开始创新,曾经的名车又有了新一代,那个曾经拥有FAIRLADYZ、GTR等众多骄傲车型的日产又回来了。

  2004年,雷诺-日产联盟的销量达578万余台,比2003年增长8.0%。日产和雷诺的销量分别为329万和248万。雷诺-日产联盟的全球市场份额为9.6%(雷诺4.1%,日产5.5%),在销量上再升一位,成为全球第四大汽车制造商。

  2008年金融危机,全球经济陷入衰退,克莱斯勒濒临破产、通用汽车举步维艰、丰田出现亏损……汽车行业一片哀嚎。但日产却逆势而上,全球产量同比上升 0.9%,成为唯一一家没有“裸泳”的汽车厂商。

  这次令日产起死回生的管理案例,被日本人称为“戈恩奇迹”。

  2010年4月7日,戈恩一手又促成了雷诺-日产和戴姆勒的结盟,二者合组为全球第三大汽车联盟,交叉持股3.1% ,戴姆勒是全球第一大商用车和第二大卡车制造商,以生产梅赛德斯-奔驰闻名。

  2014年雷诺-日产联盟的全球总销量达847万台,再创历史新高,同比增长2.5%,稳居世界第四大汽车制造商的位次。

  2016年,日产作为三菱多年的合作伙伴,偶然发现了三菱汽车油耗量造假,立马通过媒体曝光了这一消息,导致三菱汽车股价狂跌。戈恩看准时机收购三菱34%的股权,雷诺-日产联盟再添一员,全球最大的汽车联盟由此诞生。

  站在全球汽车巅峰的戈恩风光无限,成了日本各个大公司追捧的对象,他们开始和戈恩一样裁员、注重成果主义、压缩成本、强化营销能力,日式经营仿佛已经成了旧时代的象征。

  4、神坛跌落

  但也就在此时,事情开始发生变化。

  2017年,日产汽车被爆出不当检查丑闻。

  2018年7月9日,日产又曝出油耗和尾气数据造假事件。

  一年不到,日产连续出现两起质检丑闻,令视荣誉如命的日本人自尊心大受打击。

  但这只是开始,火紧接着就烧到了戈恩的身上,他被指控存在财务不当行为。

  戈恩在2010年到2014年的5年间,实际收入为99亿98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6.45亿元),但对外宣称只有49亿87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3.22亿元),平均每年10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6450万元)。

  检方称,戈恩的收入中大约有50亿日元未公开,未纳税。这属于“虚伪记载有价证券报告书”,违反了日本的《金融商品交易法》。在日本人看来,这不仅违法,更是企业家道德低下的表现。

  此外,戈恩的第二任妻子卡罗尔在法国、东京、黎巴嫩、巴西都有私宅,其中黎巴嫩的住宅由日产的子公司代为支付购买费用。戈恩大致挪用了日产5亿日元。

  还有就是从2002年开始,戈恩每年为自己的姐姐支付10万美元的咨询费;戈恩个人炒股损失的40亿日元,也由日产公司代为填补,等等。

  总之,2018年11月19日,卡洛斯?戈恩刚从专机下来,就被来自东京地方检察院控制并带走。

  雷诺汽车公司随即宣布,首席运营官蒂埃里·博洛尔将接替戈恩。紧接着,戈恩被解除了三菱汽车集团老板的职务。

  这是照章办事还是有心清场?仅仅是因为钱?

  据日产官方声明,戈恩漏报收入一事发生在2010-2014财年,距今已有5年。为何此时才被曝出,并引发迅速反应和行动,时间节点是否过于巧合?

  不仅如此,就在戈恩被捕前几个月,司法交易制度将首次在日本实行。所谓司法交易,又称辩诉交易,是指在法院开庭审理之前,如果嫌疑人或被告配合检方调查,协助侦破其同伙等他人犯罪,检方可为其要求法官减轻量刑,甚至有可能被免于起诉。

  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认为卡洛斯?戈恩在有价证券报告书中没有记载90亿日元的退职后的已经决定下来的报酬,而这些报酬是有义务记载的。据说有关戈恩报酬的文件,记载了每年的报酬、已支付的金额及其差额三个部分,这上面有戈恩和日产的日本高管的签字。

  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和知情的日产日本高管是否已经达成了“司法交易”,以减轻知情干部等的刑事处分为条件,提前得到了这份文件也未尝可知。

  就在戈恩被逮捕当晚,日产时任CEO西川广人在位于横滨市的日产公司总部召开紧急记者招待会,招待会上不仅没有日本企业面对丑闻时“鞠躬谢罪一分钟”的常见桥段,取而代之的是西川广人怒斥戈恩的种种卑劣行径。

  其神情之激愤,言辞之激烈,仿佛戈恩是全民公敌。

  5、干掉戈恩

  虽然曾把酒言欢,风光一时,但日产、雷诺其实积怨已久。

  就在雷诺-日产联盟在2018年产量超越大众,成为全球汽车行业的领军者之时,日产在日本的地位却一路走低。在日本国内,日产已有两年以上没有推出新款车和全面改进的汽车。

  2017年度在日本国内的销量为58万辆,排在本田、铃木、大发之后,降至第5位。

  从市价总值上看,日产市价总值4兆日元,雷诺只有2.3兆日元。从销售台数比较,世界范围内日产是将近600万辆,而雷诺只有380万辆,并且在技术开发,资本提携方面日产对雷诺都有很大的帮助。截至2017财年,雷诺从日产收到的分红数额累计超过了6000亿日元,计入雷诺-日产联盟合并决算的日产利润超过2.5万亿日元。

  在日产具有技术优势的情况下,雷诺占有日产43.4%的股份并且有决议权,而日产只有雷诺15%的股份,没有决议权。

  日本人觉得很不公平。

  地位的下降让日产经销商非常不满,其中一位负责人就说:“曾经他(戈恩)给我一种感觉,他会听取我们现场的声音,并且和我们共同管理公司,但现在那种团结的感觉消失了。”

  这引发了一个令所有日本人都担忧的问题。

  虽然在入股日产之初,雷诺并没有要兼并日产的想法。但在2014年,时任法国总统的弗朗索瓦?奥朗德通过了“Florange”法案,该法案允许长期投资者拥有双重投票权(法国政府是雷诺的最大股东)。这个法案直接强化了法国政府在雷诺-日产联盟的话语权。2015年4月,时任法国经济部长的伊曼纽尔·马克龙(现任法国总统)将政府在雷诺的持股比例从15%提升至19.73%,以确保政府在雷诺的双重投票权。

  这让日产人感到了不安,他们担心这会让日产汽车更容易受到法国政府的干预。

  2017年,戈恩又再一次谋划雷诺和日产合并的事情。在当年发布的“Alliance 2022”(“联盟2022”)规划,戈恩提出让雷诺与日产完全合并。

  而这促使日方想要尽快拿回日产的主导权。

  身为外来者,戈恩注定和日本文化格格不入,戈恩本人也曾在多个场合表示过对日本文化无感,更不懂得含蓄。戈恩爱好摆阔,为庆祝与第二任妻子的婚姻在凡尔赛宫举行豪华派对,这与日本文化完全相悖。他曾抱怨为适应日本企业“操练30到60度鞠躬”,认为“修理公司”才是自己接手日产的理由。

  戈恩在《一个成本杀手的管理自白》中也曾经提到,他无视日本的商业传统,上台就减少一半的零件供应商,卖掉了所有非汽车相关产业。为快速实现盈利,接管日产汽车后的戈恩果断裁员2.1万人。

  这样的手段大大违背了日本“终身雇佣制”的潜规则。日媒就称,“戈恩的成功是上万个日本普通家庭的破碎堆出来的。”

  因此,干掉戈恩,似乎是人心所向,势在必行。

  于是,2018年底,日本东京地方检查厅出场了。

  现在,戈恩跑了,给日本政府出了一个大难题。

  日本法院原定2020年4月开庭审理戈恩一案。日本刑事诉讼法规定,除部分轻微犯罪之外,被告不出庭则不能开庭。这意味着,戈恩如果拒不返回日本,日方对他的审判将无法进行,所谓“追责”也将事实上停滞。加之黎巴嫩与日本不存在司法合作协议,也没有引渡协议,这意味着日本当局要想审理戈恩难上加难。

  戈恩已放出话来,1月8日会召开记者会。

  届时,此君会有何种惊人之举,各方都在等待。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出爱恨情仇剧,远未到终结之时。

  图为黎巴嫩街头的戈恩宣传照。

上一篇:“斩首”视频曝光 CNN怼特朗普:赌上了美国人性命

下一篇:茅台警示教育大会:从最急迫的销售领域抓起,斩断利益输送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