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镜
广角镜

【赤子时评】艰难幼升小 yqdyhnzc

发表于 2020-01-11 07:34

本刊记者/段文婧 整理 北京,许多外籍人口正面临子女升小学的难题。近两年来,随着外来人口的增加和教育资源缺口的形成,非京籍儿童入学难的问题开始普遍化。2012年,这个问题发展,幼升小将和小升初、高考一样,成为教育捆绑户口下的现实障碍。 人口膨胀是最重要的现实问题。据北京市教委消息,目前在全市公办学校就读的义务教育阶段随迁子女达到约33.9万人,占其总数的70%。幼升小的状况也日益严峻,根据北京市教委的统计数字,从2009年开始,幼升小人数每年增加2万,2011年为13万,今年预计为15万,朝阳区去年小学入学人数达2.1万,预计今年将增加6000人左右。海淀区今年要入学的小学新生预计将达2.7万人,有7000多个学位缺口。 其实北京教育部门也在依人口格局和数量的变化做调整,从2002年开始,就陆续出台随迁子女的相关政策。西城、东城等区(县)近几年就已停止撤并小学。由于城区学校办学场地有限,不能对校舍进行改扩建,主要城区目前基本采取扩大班额的方法来应对入学压力。朝阳区已停止了小班化教学试点,并计划对现有小学容量进行扩充,增加学校招生班级数量,今年全区小学将累计增加170个班。 即便这样,仍不能赶上人口增长的速度,在资源紧张的事实面前,北京教育部门也只能一面尽可能放开,一面严格设限。北京市教委发布的“2012年义务教育阶段入学工作的意见”规定,非京籍学生在京借读需具备“五证”,对比去年,条件更加明确、苛刻。一个没有房产证的外籍户口家庭,他们孩子的“幼升小”问题该如何解决? 在2011年及之前,这似乎不是大问题。对外地户口家庭而言,2011年及之前都是可以在北京自由择校,参加有关考试,考上了就可以发录取通知。   但从2012年起,北京市几乎所有区县的任一小学都不再接收外区、外片的外地户口家庭,不能参加学校的报名和录取。 虽然名义上说,只要这些家庭不要求必上重点校、名校、热门校,他们的房子租到哪里就可以自由方便地在哪里上学,在提供“五证”(北京市教委规定的:父母或其他法定监护人在京暂住证、在京实际住所居住证明、在京务工就业证明、户口所在地乡镇政府出具的在当地没有监护条件的证明、全家户口簿等证明、证件)的前提下,学校是不能拒绝的。 然而事实已经证明,学校的要求似乎已经超过了“五证”。“五证”并不能让学校处理好现实矛盾,能够接收的学生数目是有限的,接收谁不接收谁,就是个问题。据调查,“五证”齐全的同等条件下,学校一般实行房产证优先原则。 没有房产证,手握“五证”屡遭拒绝的家长们只好去教委寻求解决。而他们大多都得到这样的答复:“你们先自己去找学校,8月30号之前,没有找到学校的肯定能被分派,不会有一个孩子失学。”对此,家长难免感到不安,在开学的最后一天才得到最终结果,这有点太冒险。而已经因小升初和高考上访多年的家长则劝他们接受现实,只要能花钱解决的就不是问题,他们当初也是从这条路走过来的。一个有房产证的外籍户口家庭,他们孩子的“幼升小”问题该如何解决? 这个问题似乎很好解决。 有房产证的外地户口家庭似乎比那些没有房产证的外籍户口有优势一些。然而,这部分家庭“幼升小”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在房价较低的区域,买了房的外地人并不在少数,在这种情况下,房产证的调节功能也就失去了效用。同时,一些学校也会加入其它考虑因素,如果招收的外地学生过多,势必影响学校的口碑和声誉。教育公平的缺乏导致身份歧视的产生,在入学前夕本地人与外地人之间的火药味总是会格外浓重。一个北京户籍家庭,他们孩子的“幼升小”问题该如何解决? 这似乎不是问题。 然而北京本地人普遍持有这样的观念:外地人和北京人其实并不享有同等的幼升小机会,北京人之间还要做户口所在地划分,就近入学。外地人则更为自由和灵活,只要把房子租在想上的小学旁边就行了,而北京人无论把房子租在哪里,各学校都不会认可,这实际上就造成了不平等。 而我们在前面也说过,这种情况在2011年及之前还存在可能。而现在,事实已经证明,外地人的自由上学仅仅停留在纸面上。其实对本地人和外地人来说,幼升小都无异于长期战役的第一关,只不过,大部分外地人只是争取受教育的机会,而本地人则寻求更优质的资源、跨区择校。当他们的这种愿望不断遭到政策限制和巨额择校费的打击时,这口怨气自然会发泄在外地人身上。 今年年初,教育部、国家发改委、国家审计署公布了《治理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的八条措施》,简称“教八条”。明确制止跨区域招生和收费的行为,严禁收取与入学挂钩的捐资助学款等,并规定小学入学非正常跨区域招生比例不能超过10%。 在此背景下,北京开始治理跨区择校。各区在入学登记时对户籍房产等信息查验更为严格,以控制幼升小“占坑”、无序跨区流动和非学龄入学等。5月下旬,海淀区幼升小首次启用“适龄儿童信息采集系统”,没有达到入学年龄、户籍、房产不在海淀区的适龄儿童无法登记。优质教育资源密集的海淀区向来是北京人择校的必经之地,这一项措施的执行,打乱了他们的阵脚。而择校名额的收紧使择校费水涨船高,21世纪教育研究院去年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北京小学生的择校费已猛增至8万元至25万元。今年无疑会又创新高。 正因如此,北京户籍人口的择校热发生变化,许多普通家庭不得不退出竞争,退守原地,而原本被本地人所不屑的学校也便紧俏起来。在很多外地家长看来,这恰恰是他们上不了学的原因:“那些普通的学校原来招不满,片区内的本地人都出去择校了,但现在他们不愁本地生源,外地人就更难进去了。”人为因素引起的现状 事实上本地人与外地人都放大了他们的竞争关系。在整体资源缺乏的教育土壤上,公平注定很难实现。而造成资源短缺状况的原因,更有诸多人为因素。 2006年,《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关于加强流动人口自办学校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对打工子弟学校加以整顿和管理,提出“分流一批,规范一批,取缔一批”的指导方针。在这个政策背景下,各区开始大规模取缔打工子弟学校。近两年,又开始了对打工子弟学校的大规模拆除,为城市规划和土地储备开发让道。2011年,由大兴、朝阳、海淀三区主导,强行关停24所打工子弟学校行动一度引发争议,共涉及1.4万名学生。虽然政府部门一直在强调先安置、后拆迁,但他们重返校园的过程无比艰难。 一方面是入学无门的焦灼与无奈,一方面是政府部门的强烈拆校。当义务教育的权力被人口控制和城市规划所侵蚀时,前些年并不凸显的幼升小成为有一个教育公平的失守之地。外来者将成为北京的重要部分,这已是不可抗力。在这样的人口结构下、决策者更应该考虑接纳,而不是拒绝。更深层的“现实” 即使教育行政部门每年都会重申《义务教育法》中规定的“免试、就近入学”的原则,但由于教育资源布局不均等的客观存在,只要有点能力有点财力的父母,手段无不用其极,因此各地“幼升小”“小升初”考试不但没有取消,反而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为了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有能耐的父母靠钱靠关系,早早为孩子选好了学区房。那些关系不过硬、靠不上学区房的孩子,在父母的“引导”下,早早地挑起大梁——靠自己“渊博”的知识、“过人”的才华,去争取那为数不多的入学指标。至于孩子会不会被“大梁”压垮,许多父母却考虑得很少。 前段时间,中青报以《残酷学前班疯狂幼升小》为题报道了残酷的“幼升小”战争:“笔试语文、数学、思维、英语等,难度常超二年级综合认知水平”;“6岁孩子在规定的20分钟内,用计算机完成200道逻辑题——平均6秒钟做完一题”;“一些重点名校的考试中甚至会出幼儿奥数题”。由于上升渠道的有限和逼仄,精英层的遴选已经从“起跑线”上开始。那句“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其实正反映着公众对于阶层差距的基本认知,对于任何体制转型下都能掌握资源的“不落空阶层”的清楚了解,以及对进入这个阶层的急迫和焦虑。 在先赋性因素,如家庭背景、代际积累一定的前提下,通过抢占优质教育资源进而找到进入精英层的路径,是每个孩子有限的、甚至唯一的选择。靠批评、反省、纾解家长的急迫心态来“熄灭”择校是不可能的。 北京“幼升小”问题是全国幼升小问题的典型,而“幼升小”问题,浓缩的是整个社会义务教育资源不均衡的现实。 究根结底来说,小学入学难、择校风蔓延的关键原因是教育资源不均衡。如果政府保障的公办义务教育能有90%总体均衡,而10%左右的民办教育给受教育者提供差异化选择,外籍儿童入学难大概就不会成为问题了,而且那时孩子家长还会热衷择校吗?在公办教育学校,办学质量和办学条件大致一致,家长们当然选择就近入学,而如果出于个体差异,要择校,则去选择民办学校。加大教育投入,转变教育资源配置模式,缩小义务教育的校际差异,这是政府根本解决入学难的切实举措。

上一篇:河北省卢龙县潘庄镇翁家沟村百姓质疑:农田上“长出”铁选厂,当地政府缘何视而不见? sazdqztt

下一篇:【品牌传奇】戈拉夫钢琴:聆听天籁之音 gtedpkkt

    “斩首”视频曝光 CNN怼特朗普:赌上了美国

    美国斩首视频曝光 CNN怼特朗普中东点火赌上了美国人性命伊朗圣[详细]

    又见AMC高管落马!央行“御用”资管公司董

    又见AMC高管落马!央行“御用”资管公司董事长陶晓峰被查 本网[详细]

    早盘:美股维持涨势 三大股指创盘中新高

    查看最新行情   新浪美股讯 北京时间9日晚,美股周四早盘维[详细]

    茅台警示教育大会:从最急迫的销售领域抓起

    茅台警示教育大会:从最急迫的销售领域抓起,斩断利益输送链 [详细]

    陕西这名正厅级“保护伞”违纪细节披露:17

    陕西这名正厅级“保护伞”违纪细节披露:17年受贿244次 本文原[详细]

    伊朗外长:如果欧盟履行承诺 伊朗所有步骤

    伊朗外长:如果欧盟履行承诺 伊朗的所有步骤是可逆的据伊朗伊[详细]